天使泪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8年03月16日 点击数: 字体:
更多

我低着头,如丝的细雨落在我的发间。拖着身子的我,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寂静的深巷中。

慢慢地,我停下了双脚,渐渐察觉思念正从心底涌出。记忆中,和她相遇的那一日也是如此的细雨缠绵。

那天,空中飞舞着雨花。仿佛在飘临大地之前,这一朵朵雨花都如同天界的天使一般圣洁美丽。然而雨花一经落地,天使一旦降临,总会无法避免地粘上污秽,触碰肮脏但,这一切又与我何干?我并不多愁善感,也从未见过那所谓的“天使”,此刻的我,正忙着庆幸没有仇家上门,没有父母质问。

是的,我就是同龄人中的小霸王,父母世界里的不孝子。

我快步走在这回家的必经之路上。因为每日都会路过的缘故,这看似迷宫般的市坊小巷,对我来说早已驾轻就熟,正当我在建筑群中闪转腾挪时,一棵老歪脖子树吸引力我的注意力。在我的记忆中,那株老树还没有挤出过新芽。然而如今她却像服用了起死回生药一般,竟然破天荒地钻出了新芽,着实令我惊讶不已。

正当我准备离开时,无意瞥见树梢栖着一支玲珑的金丝雀。它漂亮异常,那双眼闪烁着灵性,双脚宛如极品古色檀香木,一席金灿的羽毛覆盖全身。它完美的比例,绝妙的搭配,迫使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,甚至称得上是“此雀本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见!”

这种感觉,很不真实。

我立在树下,偷瞄着树梢之上的金色尤物,幻想将它囚禁于牢笼。不过很快我便放弃了,一是四周并没有应手的武器,二是它似乎能感受到来自我的恶意。每当我对它想入非非时,它都会展翅欲飞。

万般无奈的我只得转身离去,刚走没几步,身后便传来了一声羞涩的提问:“同学,你……你书包好像没关好吧?”这话宛如一声炸雷,将我从地上吓得窜了起来,明明刚刚空无一人,却突然被“空气”莫名地问候了下,换做是谁,也会不知所措。

不觉间, 冷汗已布满额头。最终,面色苍白的我带着一脸惊恐将身子缓缓转了过去。

不曾想,看到的景象却令我大跌眼镜,只见一妙龄少女立在我面前,她双手藏于身后,一对玉足净直纤细,脑袋微偏,抿着两片薄唇怯笑,秀发如水银泻地般披在肩上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甚至笑出了泪花,全然不顾呆立在一旁的我的感受。

这便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。她,开心异常。而我,尴尬不已。

过了许久,她终于憋住了笑意,略带歉意地开口了:“对不起,吓到你了。我叫玟羽,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!”话刚说完,不等我反应过来,她便转身跳跳蹦蹦地离开了,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我凌乱在细雨中。

那天夜里,夜空中多了一颗星宿,老人们说那代表着有一名天使下凡。

次日,踏着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,我跨入了教室。老师对我的迟到习以为常,我更是不以为意。不过突然我发现在我的专属特殊位置旁,多了一套桌椅。座位上坐着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,显然她也注意到了我,强忍住笑意抬起头,对我轻声说道:“早安,你又迟到了。”我尴尬地笑了笑,便坐在了座位上,开始了所谓的学习之旅。

坐在我身旁的她不怎么喜欢说话,更多时候她更喜欢安静地看书。作为一名的后进生,不做作业不听课是我的拿手好戏。而她就像上天派下来的天使一般,不断督促着我做那些我嗤之以鼻的事。为此,我很讨厌她;但我却苦于拗不过她,只好装模作样随她一起“学习”。

时间恍如一支离弦的箭,飞快地流逝,从不回头。眨眼间,半期临近,所有同学都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,唯独我,对学习依旧不屑一顾。而她,却将我的学习视为己任,时刻紧盯着我。

不久,半期成绩公布。果不其然,最后一名依然被我死死捍卫住,虽然我的成绩有了较大的提升,但并不影响我对她努力付出的冷嘲热讽:

“你看,你每天都强迫我学,但我仍然是最后一名,怎样,白费力气了吧?”

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生气,反而很伤心。泪珠顺着脸颊滑落,她站了起来,薄唇因委屈儿颤抖,好半响,她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:

“烂……烂泥!自甘堕落!”

说罢她就冲出了教室。不过我竟然没了往日潇洒的感觉。相反,我的内心竟然泛起了一丝内疚与不安的涟漪,这是第一次触及心灵;

这种感觉,很不真实。

黄昏,站在放学后的办公室的我,第一次比较仔细地聆听老师的劝告,第一次因为羞愧而低下了头。

受完训,夕阳已被西山吞噬了大半,星空在遥远的暗黑中编织着新的章节。刚走出办公室,一通电话将我从内疚中拉回了现实。

“佳伟,今天我被别人白了一眼,心里很不爽,一哈来找我,我们一起去弄他一顿!”

挂了电话的我怒火中烧,虽然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为了所谓的“尊严”,这个头不能低!于是我便立即启程前往寻找我那位朋友。才到校门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侧影;她头发略显凌乱地扎着,坐在台阶上,双手紧紧环抱着膝盖,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。我蹑手蹑脚地移到她身旁,轻轻地碰了下她,她睁开朦胧的双眼,偏着脑袋看着我,眼中闪烁泪光的问我:

“你是要去打架吗?不许你去!你这样会害死你自己的!”

我很惊讶她居然知道我要去哪儿,但我还是摇着头拒绝了。她眼角的眼泪溢了出来,语气恳求地说:

“假如你的朋友不让你去帮忙了,你还去吗?”

尽管我知道这不可能发生,但为了让她不哭,我答应了。意料之外的是,电话响了,我的朋友因为没有逮到他的目标,便通知我按兵不动。满脸泪痕的她开心地笑了。

“怎样?我是不是猜得很准呀?”此时的她全然不顾淑女形象,像只自由自在的小鸟一样在我前面边走边跳,再一次无视了呆若木鸡的我。

不觉间,星宿布满苍穹,不时划过流星。皎洁的月光铺满小巷,星辰在远方作着映衬,她走在我前面,一路无言。当路过那棵歪脖子树时,她突然停了下来,出神地望着浩瀚星空,口中小声地说:

“能陪我看一会儿星星吗?”

我答应了,接着一个激灵变冲到了树上坐下。她费了很大的劲才爬了上来,就在这无垠的星空下,就在她身旁,我第一次感到世界的安静与美好。她凝望着星宿,一脸认真地说道:

“你知道吗?其实每一颗星星,都是一名在人间的天使!”

“都这么大的人啦,你还相信有天使呀?”

她见我不相信,失落地低下了头,嘴里嘟囔着:

“其实我也是天使……”

我听到这话,不觉被逗笑了,敷衍地说道:“是啦天使姐姐,我先回家喽,您老人家也早点回天上去吧。”说罢我就跳下树,挥手道别后转身离去,只听到她坚定中略带悲伤地说道:“不许你去打架,你要是去了就再也见不到我了!”

虽然我没转身过去,但却在心里默默答应了她。

我正走着,电话响了,电话那头传来了朋友的召唤。

他们,逮住了他;而我,忘记了她。

我模糊地记得:那天夜里,乌云从四面八方集结起来,盖住了本应闪烁的星光。

那天夜里,战斗很混乱,他拼命反扑,甚至动了刀;那天夜里,我很害怕,慌乱中我用板砖拍了他的头。他倒在血泊中,我陷入无助里。“朋友”纷纷与我划清关系,“兄弟”全都离我而去。

我呆立在原地,双眼无神,目光呆滞,看着颤抖不止的双手不知所措。

不知何时,他从血泊中挣扎起来,将刀刃刺入我的大腿。我倒在冰冷的地面,感不到丝毫的疼痛。

渐渐地,我感觉四周的嘈杂被静谧取代,眼前开始模糊,我隐约感到一位天使浮在我身旁,她是那么熟悉,却又是那么陌生。她没有说话,任凭水晶般的泪水夺眶而出。渐渐地,天空滴下了水晶般的雨水,身旁的天使也渐渐离我远去。我想叫她停住,却无法做声,任凭她缓缓消失在我视野的边际。

在我无法看到的云层背后,一颗流星带着不甘与辛酸陨落天际。渐渐地,警笛声由远及近,我渐渐失去意识,昏死过去。

挣扎着睁开双眼,看到的却只是漫无边际的黑暗。我感到身体正缓缓向下滑落,呼吸也在渐渐减弱。在我即将窒息时,一双柔弱的手托住了我,她背上长了一对羽翼未丰且柔弱的金色的翅膀,悠悠地扇着。她双目注视着上方,面无表情。她似乎忘了我。

我本想说点什么,却无力地瘫软在她怀里,任凭泪水浸湿着眼眶。我感不到时间的流逝,只是模糊地记得开始有点点星光刺破黑暗。慢慢地,繁星越来越多,他们紧密地汇集在一起,使本应该微弱的星光此刻却显得耀眼无比。终于,泪水溢出,泪珠在虚无中绽放,化作万千星宿中的平凡一颗。

远处,飘来一朵祥云,身旁,她将我置于云上,转身隐去。

我吃力地揉了揉眼,四周白色依旧,只不过刚刚的星光换作了白炽灯,无垠的星尘变成了病房的墙壁。我独自倒在病床上,遍布的惨白更衬托了我的悲哀。父母失望透顶,暂时抛弃了我这不孝子,所谓的“朋友”更是杳无音讯。那天夜里,在空落落的病房中,我想了很多,在我十七年的生命历程中,唯独她为我的成绩而落泪,唯独她为我的未来而伤心……想到这里,泪水不禁湿了枕头。

那天夜里,晴空万里,但却没有一颗星为我闪耀。也许,曾经有过那么一颗。也许,她此刻正悄然哭泣。不过,生活却没有也许,它永远不会为我的幼稚与愚蠢就为我倒带,我决定不再挥霍青春,浪费年华,真正地做一次人!

没等伤腿痊愈,第二天就回到了教室,座位旁熟悉的座椅消失不见。上课时,教室里少了几分督促,却都了一份认真。不久之后,期末来临,令所有人诧异的是,我的名次窜入前三。惊羡纷至沓来,质疑接踵而至,但我并不在意,因为只有我知道,这不仅是为了我,更是为了她。

领取成绩单的那一日,天空阴沉着脸,下着毛雨。我低着头,手里攥着成绩单,心里五味杂陈。此刻,我很想念她。她为我带来了太多改变,我很想再听一次她的声音,再陪她看一次星空,可惜我知道,这已经不可能了。

我拖着的伤腿,每一次绞痛都是对我幼稚的惩罚。天空压满乌云,我的内心却迷茫无助,不知要游荡到何处。在这寂静的深巷中,只剩我与满天飘落的雨花。

不觉间,我已走到那棵歪脖子树下。

树下,曾经的枯枝已被嫩叶覆盖,只不过树梢间的金丝雀却不见了踪影。

树前,我失落地淋着雨,满脑子都是她。后悔与泪水齐下,自责伴雨花共舞。我扬起脸任凭雨水拍打。

我知道,在我看不到的天边,一直有那样一颗平凡的星星。我闭着眼,身后仿佛传来一声熟悉的问候:“好久不见,我……”

上一篇:转转场[ 03-09 ]
下一篇:没有了!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!